李响 | 无畏“出圈”的舞蹈家

中国舞蹈家协会会员、行舞坊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艺术总监、第十届桃李杯冠军、第十一届莲花奖现代舞组金奖《不眠夜》、2019 年央视春晚开场舞《春海》领舞……李响的履历上,是和舞蹈有关的一切。

李响

中国舞蹈家协会会员、行舞坊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艺术总监、第十届桃李杯冠军、第十一届莲花奖现代舞组金奖《不眠夜》、2019 年央视春晚开场舞《春海》领舞……李响的履历上,是和舞蹈有关的一切。

4 岁学舞,二十三年来风雨无阻,从未间断。当我们问他:“二十三年来有没有哪一刻是想过放弃的?”他淡淡地回答道:“没有。”

在2019 年年末,他因一档综艺节目“走红”,表演的古典舞《行者》惊艳四座。他的舞姿被形容是“踩在云上的舞蹈”,他跳起舞时独具“仙气”。清冷、孤傲,是很多人对李响的第一印象。纯粹、自然、率真、多变,则是我们和他短暂相处后的直观感受。

在和李响的对话中,我们鲜少聊到练舞的艰辛经历,也没能捕捉到他和舞蹈之间强烈的戏剧冲突。我们的话题围绕着舞蹈、艺术、流量等名词所延展的现象打转,如何和这个不断变化着的世界相处?这个27 岁的少年早有了自成体系的想法。

我生来就是为了站在台前的

回忆起第一次上台,是李响还只有4 岁的时候。作为当时舞蹈班唯一的男孩,他扮演着猴王的角色,捧着比他脑袋还大的桃子,和班上的女孩们一起在舞台上跳了名叫《群猴戏桃》的作品。

“现在回过头来想想,虽然当时也紧张,也害怕,但我就是非常喜欢的。”李响笃定地说。

仗着对舞台的喜欢, 李响一跳就是二十三年。在4 岁的表演中,李响第一次担任领舞,第一次感觉到舞台的魅力。在往后的舞蹈生涯里,他将更多的精力放在独舞的编排上,每逢群舞,他必定负责“C 位”,始终占据着舞台的中心。

跳舞至今,李响从不缺少外界对自己舞技的认可。参加节目时,节目组称他为“全满贯舞蹈艺术家”,他则将节目视为“传播舞蹈的途径”,突破自己,逃离“舒适圈”的方式。

在最为擅长的古典舞获得了一众好评后,李响转而跳起了现代舞《我和我》。那是他从未接触过的一种运动形式,编排上融合了古典舞、现代舞、街舞的元素,在呈现方式上甚至需要添加一些“耍帅”的成分,是非常“不李响”的一种表演形式。第三次出场,李响和刘迦一同挖掘着“有限”的可能性,他们将当代舞《塑》的舞台定制在一个直径1.5 米的高台上,在身体受限、时间受限、空间受限的多重限制下,完成了一场无限的融合。

谈及舞蹈,李响表现出来的不仅是一种从容,更是一种骄傲。

李响

当你变心的时候,你就会迷失自己

在最近结束的一次节目录制中,李响有一个回眸的动作。回眸的三五秒时间里,他联想到之前舞剧中的一个动作,眼泪啪嗒嗒地落了下来。那个舞剧讲述的是他在回眸的一瞬间,看到了人间所有的苦难,他带着一颗慈悲的心,用泪水去冲刷那些庞大的苦难。

心,一直是李响在为人处世中最看重的东西。

在舞者李响眼中,跳舞虽然是一门需要观众的艺术,但舞者首先要做到的仍然是取悦自己的心,舞蹈于他是感知世界的方式,诉说自我的形式,要对得起在跳舞时最纯粹的自己。

《行者》舞毕,李响收获到了更多的关注,微博粉丝从四万涨到三十万,甚至有粉丝组建起了后援会。他一方面感谢平台的影响力,一方面也会辨别被别人喜欢的原因,警惕虚拟世界带来的虚荣心。

“昨天刷微博的时候我还很兴奋,因为收到了很多人给我发的信息。他们说当他们的孩子碰到了挫折,他们就会讲我的事情,孩子们就会重新有动力。这何尝不是一种带动?”

但也不是没有感觉到过沮丧的时刻。在一次坐车去中央电视台录制的路上,司机和李响攀谈了起来,在得知李响舞者的身份后,司机兴奋地表示:“我知道你们是做什么的!就是拿着绸子,拿着扇子在边上那样甩啊甩的!”

回想起那天的感受,李响仍然能感到一种难以排遣的挫败。中国舞蹈演员卑微的现实处境、大众眼里对舞蹈和舞者的刻板印象,一直是李响挥之不去的心结。借由平台,让更多的人认识“李响”这个名字,认识舞蹈,继而推动整个舞蹈行业的发展,是李响的野心。

李响

做一位有流量的艺术家

“我不会和任何人说,我下辈子还要做一个舞者。我这辈子是一名舞者,用我这一生来做这件事情就够了,下辈子我要去体验不一样的人生。”

有点儿意外的是,谈及对未来的规划,李响表现出了一点点“叛逆”。舞蹈于他,是一门兢兢业业、埋头苦干了太多年的艺术,但他也并不想被这个行业占据掉全部的生活。他视舞蹈为立身之本,但不排斥在根本之下开枝散叶,他不排斥做演员、接代言等等“出圈”的可能性,不排斥做一位有流量的艺术家。

他不认同艺术家只能是一种闭门修行的状态,也反感艺术成为一种炫富的象征。在他看来,有流量的艺术家能在完成好自身作品的同时,影响到更多的人,促进这个社会的发展。如果世界末日真的存在,那会是什么样子?那将是人们不再需要艺术的那一刻。

“艺术是一种精神食粮,当人们不需要艺术的时候,就证明他们不再需要精神食粮,只会想着解决温饱的问题,变成一个只为活着的机器。”李响对艺术的执念,始终贯穿在我们的对话之中。

“如果世界末日真的来临,只能带走三样东西,你会带走什么呢?”

“我会想带我家的三条狗。”“ 我经常晚上抱着它们睡觉,它们的小鼻子就在我旁边一呼一吸的,有时我摸着它们的心跳就在那儿想,我可能和它们相处时间只有15 年,假如有一天它们突然不在了,我会怎么办?

我肯定就接受不了,我不想错过它们生命的每一秒。”

suncity26.com tyc316.com sb138.com 澳门AG寰亚厅官网最高佣金 31sblive.com
福德正神游戏下载官方最高占成 t6娱乐电子游戏官网 王者威尼斯人会员网最高占成 龙8国际现金网网站 雷火网开户直营
永乐娱乐官网注册 十博怎么注册 迅达娱乐游戏大厅 千亿国际电子游戏官网 华盛顿娱乐最高占成
神话娱乐代理合作最高占成 九州ku平台进不去了 申博游戏登录 世博游戏官网登录入口 网上彩开-户